网易首页 > 正文

早餐会(三)品牌未来·设计的新价值方向 现代社会

2010-03-30 17:53:08 来源: 网易营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简约、环保、时尚”的理念深入人心,而这点在品牌的定位与设计中日趋显现。“MUJI”与其说是一个品牌,不如说它是一种生活的哲学。它并不跟风时尚,不强调流行与个性,更不抬高身价。相反它的产品体现着一种环保的概念,从未来的消费观点来开发商品,提倡“平实好用”。

参会对象:

MUJI社长、MUJI设计委员会设计师、 中国优秀服装企业家

金井政明:您说的非常对,确实我们现在有和一些轻的具有一些设计师有过一些合作,以深化我们的产品。那么像原研哉和松崎晓他们,2000年1月份进入我们公司,这个时候两个大师开始一起合作,才使我们的这个,在我们作品当中加入了很多创意。但是你也知道原本呢是由天中这个设计师是一个平面设计师,汇集手下五六个一起创造出良品的这个概念,这个创意。其实19八十年代的事情。那么之后呢天中这个设计师到72岁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寻找接班人的这样一个推行。于是呢他就最后指明了原研哉先生,然后在2002年的4月签取了天中,给他介绍一下,见面以后他可能是比较欣慰,之后在1月8号我见了他,两年之后他就去世了。那听起来非常的戏剧性,这很难说两个人的接力棒。

毛继鸿:我很早知道这个传奇的故事。

金井政明:那田中呢他可以是在平面设计领域是非常一流的大师,他手下可以说非常非常多的弟子出自我们以外的是他指出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原研哉先生做他的接班人。那我们现在回想起来呢,应该是在他就是接班,交接班十年之间他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原研哉先生,因为他一直考虑着让谁来接这个班。

王一扬:整个关键的是良品的一个创作,设计师经历的过程,我不知道从田中先生到原研哉先生,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带来什么不一样的理念?

金井政明:可以说呢我们在良品当中体会的时候,当时日本处于一个相对主义社会占领时期,为了跟当时的社会进行对抗,所以当时就是有精神的设计师,希望跟设计师对抗的创始者,我们坐到一起建立一个平台。但是是这样,当时我们追求乐观我们指设计所有商品本质的东西,拒绝一些烦乱误解的东西,在我们盘子上现在装着非常好的金枪鱼,我们上到桌上都是外观很漂亮的东西,但是他的头尾都是可以吃的,这些东西可以消费者同样可以消费的东西,比如我们的咖啡,咖啡被上面有很多花纹,这样我们只考虑它的功能性把花纹去掉,再比如一些产品的包装,让我们的包装简洁去掉不需要用的东西,同时具有本质,我们把这种庸俗的元素作为我们设计主题的重点。当时呢正好是很多产品都是在日本生产,日本的工厂还没有实现中国生产企业那样比较合理化的流水线的生产方式,生产还是比较小规模的制作。

金井政明:因此呢那我们在这个生产过程中,可以省掉很多的工序,比如是我们经常叫中级车在整个生产过程中间在中间就不做了,咖啡这个花纹就不做了,我只需要把卡杯做出来花纹可以省掉,比如还有纸,我不用漂白,我直接把纸成形就可以,餐巾布我可以不需要花纹的过程,所以我们叫中途下成。但是虽额社会时代的发展,工厂增大规模,生产所有的工序也开始合理化,自动化逐渐的实现,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想要求中途下车的话,中途放下来人家反而,我的成本会提高,所以这样就遇到了一个瓶颈一个门槛,在这个门槛要跨过的时候,正好原研哉加入,于是我们进行新的产品策划。接下来他也登场了。

原研哉:非常抱歉我向大家表示诚挚的歉意我来晚了。他说在这个背景下我加入了良品,我现在说这个话之前我跟大家解释一下,我听静师长说你说话时候特别高傲,瞧不起人的意思,实在不是这个意思,我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完全没有,心里没有看不起谁的意思我只是一个习惯而已,请大家理解我。无论对于我还好,还有对于山本,良品是日本的一个文化日本的一个宝贝。因此我们在创作作品或者开发作品的过程当中我们还是一直力争去坚持田中一公的理念。

原研哉:那么刚才听你们已经介绍到,良品是一些工序进行省略,但是之后,因为当时那个时代我们商品有40多个品位,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产品达到了7000多种,虽然我们今天的想法数量在加多,但是在这种数量的情况下,有时候想省略都省略不下来的。那我们良品这一开始提倡的这种理念就是从设计,但是这个不设计不是不加任何东西,实际我们在追求一种极致的东西,这种极致的东西就是设计成最好的,我们现在开发商品当中要有一个计划,做计划这样一个时期,做出来的产品的时候,实际你的目的就是追求合理极致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才能做出一个最好的形状,我们的良品已经开始设计。

原研哉:所以今天我们要开始考虑设计的思想到底是什么,我们知道日本的文化从来都是追求无,什么东西都没有,反而会转化成大的力量,包括日本的花如此茶文化也如此,对良品来说一直追求一种无的东西是最有力的东西,所以我们把这种理念融入到我们的良品设计当中,那整个这个过程都贯穿了就是说如何把最少的资源运用到最好。

毛继鸿:非常高兴又一次跟他共进早餐,非常感谢各位来到这个单元,我们都在谈设计,因为我们开始是,这是非常感谢,就是先边吃边说吧好吗。我们这边的就是各位在介绍一下自己。

陈翔:我是上海的陈翔。

吉平生:我是吉平生,我也是一个设计师,我主要是巴黎设计国际品牌。三个月我在这个纽约十字街看到五一良品的店我感到很震惊,那个店你们可能是,那个店比较大的店,整个店比较好,我在巴黎之前看过,但是没有看到完整的,但是在十字大街的店是店面非常完整。很大,原研哉说,现在是讲多的时代,这个时代现在已经到了。因为而且是五一良品先做的这一步,其实你们卖的这个东西是卖的一个亚洲文化,日本文化,日本文化也是亚洲文化其中一部分,我所理解你们那个地方整体的文化,我说是把竖起卖到全世界,我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们华人在欧洲在西方也在卖我们的文化,我们的饮食文化,而我们的饮食文化,我们卖的是我们的红烧肉,我们的红烧肉人家一下子不能够接受,一看我们的华人区的餐饮,他的概念只不过是让一些外国人去感到新奇去吃,他不会成为他们主流的市场,而在西方的日本的比如说餐厅比如说你的五一良品,你的连锁店在伦敦的连锁店,你可以做成连锁的概念,你的五一良品可以做到很好的,让整个欧洲深,就是西方人喜欢你这么一个概念,我们中国一些优秀的东西,其实跟日本的同圆的,其实你们选择一个很好的概念把它包装起来了,去卖给了世界。

我们呢在这个上面我认为我们这个上面做的很欠缺,我们没有把这个,不仅没有选很好的概念推向全世界。那么以至于就是我们的这个,你比如说我们的中国的餐饮店,我们不可能做到连锁为什么,它国际化程度不够,这个国际化的问题,尤其日本五一良品作为代表,这个是做的非常好的。

吉平生:其实在武夷良品的我理解你们的设计概念当中,就是虽然你看不到你看不到你樱花的图案,看不到你的和服,但是实际上你是带着很隆重的日本文化,但是你把这个文化的精神是隐藏在你的产品当中,比如你衬衫的纽子,仔细看看你衣服的宽窄比例,我们一看这是日本人做的。

毛继鸿:我们可以把有些话省略一点,因为在座的都是同行,我们直接去问一些我们大家有建设性的问题,要不然今天早晨非常难持续的。

吉平生:可以。我觉得是对我们文化的一种启发。

毛继鸿:这种启发会下再交谈。其实我觉得昨天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设想,就是未来亚洲时尚跟其实,我们两个国家的就是可能作为亚洲人,都在努力去做一些事情,就是在不管是从时尚的角度还是从未来生活方式这种角度上面,过去由西方统治的这个整个世界当中,力求去重新去塑造一个新的方式。那我们现在其实在这种双重危机的下面,恰恰是昨天原研哉提出来的,就是公建一个亚洲的时尚,作为一个时尚的另外一个发生地,其实这种东西,这个概念作为我们中国的同行来讲,也是非常认同的,其实很希望原研哉先生从这个角度去谈一下有什么设想,大家未来可以做一些什么东西。

原研哉:是这样的,我认为最重要的首先是要联合,昨天我觉得,因为中国服装论坛,所以我们才能来这边,所以我们才能够和大家见面,这个创造机会是非常重要的,我本人是日本的代表,无论各种各样乐观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将来我们可以做一个北京、上海,首尔、东京这样的时装巡回展,时装周,这个时装周光在东京举办不可以,因为首尔有首尔魅力,每个城市都像一个钻石一样我们要很尊重,重视他们,他们会发出我们亚洲最强烈的声音,然后我们每一个设计师的才华才能在这样的巡回展上开出花子。

王一扬:我看到他的设计,里面提到说,自己是第五代的设计师,田中先生是之前的一代,我们设计服装设计师,我们非常注重日本服装这一块,他们,我不知道是不是属于一代的设计师,那一代设计师正好是日本经济爆发的时候,我个人感觉就觉得,后一代的日本设计师,在日本的那种纯粹性,那种表现的更清晰,好象我觉得这个感觉比上一代的更更强烈,更纯净。希望谈谈这个,希望原研哉先生有什么想法,因为前面说2003年,现在已经七年,七年时间过去了,然后自己怎么看呢,他们这一代的跟上一代的差别,以及下一代的设计师,跟他们有什么差别,还是他觉得整个日本这个设计师,表现出来的这种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还有一个就是我比较感兴趣的。

原研哉:他是这样,他没有回答完,我先翻译这个他的感受,那么服装呢并没有太多的关系,服装哪些人属于第几代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有很多重合的部分,日本一说起服装代表就会想到一些?这些人当时都有同样的想念,都是去到米兰这样的地方然后才回到国内,在亚洲在东京并没有给他们一个空间,所以他们是没有办法,才能走道这个米兰的舞台上走到巴黎的舞台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我们在亚洲给他创造一个舞台的话,可能会走出第一代的这样的设计师来,那么我想说的就是说优秀的设计师不一定要走到巴黎。

原研哉:当初的日本国家缺乏自信,他们觉得光受到日本评价还不足,他一定要受到世界的评价,受大世界评价就要到巴黎去,他才会有资本才会自豪起来,现在的社会我们应该反过来考虑这个事情,评价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就好应该看他给世界做出什么贡献,而不是社会给他多少价值,而且他给社会做出什么东西,我觉得中国对世界做出了很多贡献,日本也好中国也好我们要影响世界,要让世界的人感到站立,让他们,我说这样的话大家会觉得你有点,说的这么口气太大了,实际上不是这样,我真的觉得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去展示给世界,让世界人们去倾听。

王一扬:我觉得刚才各位可以边吃边聊,刚才原先生说到,我很认同他的说法,那个时候日本需要世界乐观认同,现在日本已经完全具备这种个性,但是我觉得中国的情况,某种程度,跟那个时代可能跟八十年代多少会非常像,确实中国现在经济发展非常快,可能有很多的潜力可能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发达,但是在文化上的个性并不多,并不是非常的自信,所以现在正处再一个日本以前经历过的阶段,我觉得就是可能我刚才一个想法,因为我看到原研哉先生的平面,以及我看到日本那几位设计师之间好象有一种关系,他们也许是在一起工作的,能看到这种潜在的关系,现在的这种设计师我也看到他们之间的很大的相似性,比如说日本的有一个内岛何氏,是这个做的都有一个特点非常纯净,这种设计师表现的比上一代强烈的多,他本身怎么看待他觉得有这种差异吗,还有一个刚才问到新一代的设计师,他觉得跟他们有什么差异?

原研哉:是这样,我称自己为第五代,但是实际上各个年代是和各个存在的这种划分并不是十分清晰,我们平时拿每第四代第五代进行分析的时候非常有意思,真正研究起来,每个代之间都有跨,分割不出来的,就是分也分不清,割也割不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有自己的作品,但是我的作品当中都会觉得各方面的,我会跟各方面的设计师去进行沟通,跟他们多方面的联络,我们的设计师我会跟服装设计师跟工业设计师跟媒体美术方面的人士搞车的美术的,搞家用电器设计的这些人进行交流,我觉得通过这样的交流我们会搞一个非常大的交流架构,这个架构当中我们把每一个方面具有才能的人他们这些想法都会汇集起来,这样才能创造出一个更广泛的更博大的才能架构,依次我们规模会进一个层次会上升一个层次,并不是有什么方向上,每个人设计的方向会不同,或者他当中文化不一样,我只是觉得他们,我们之间开发出来的层次会有不同。

王一扬:我还有一个感兴趣的,听原先生说的时候,田中先生创始,我想说,在武夷良品当中,像原先生这样的工作机制,像是一个概念,怎么说这个形象,或者是另外一个市场,我蛮感兴趣这种,我没有了解之前,想象不一样,一个平面设计师仅仅是帮一个品牌去做一个设计传达的东西,或者是包装,但是我现在感觉就是说在武夷良品这个体系里,这样一个角色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设计师从最根本的设想上对这个,起到一个作用,所以我对这样一种工作关系,我更感兴趣,我想这个是在武夷良品这种工作关系,有一个什么构架?

金井政明:首先我们这种企业的架构,应该在日本企业当中算是最独特的。那么当时呢田中先生,可以说我们设计,最起步的时候是以田中先生为中心,田中先生他一直在谨慎的定义,要呈现出现一个以他为中心的这样一种情形,所以他一直是以更多的非常多的平面设计师,一起去应和去开发一些相关的作品。

那说起我们当时,起步的这样一个渊源,我们有一个低先生,这个低先生一开始是非常多的百货公司有一个集团,他是这个集团的老总这个集团对日本的消费社会出现一些变化有所察觉,反感大量生产大量销售大量消费,然后大量去扔弃这样的一种,反感这样的,人们出现这样一种意识,他已经察觉到,于是他就跟他手下的设计师聊这个问题,就在闲谈的过程中就聊起来田中先生这个概念,他们管好的产品叫良品,我们要创造好的产品,在前老当中就出现这样的概念。

那么在座的都地方,这个低总,低先生他本身是文化人还是诗人,所以他的那种精明的理念一直是核心式的理念,他期望能够创造出可以跟日本传统管理模式不一样的东西。

那么这个低先生呢他诞辰时代,曾经日本有一个学潮,他本身也参加过学潮,他非常反感搞这种差别待遇,就我们讲,因为他的国际不同因为性别国际不同,所以会看不起人有一种差别待遇,他非常反感,一直希望创作没有差别待遇的社会。

那么他是这样的一个核心派的精明者,但是他当时所在的集团,可以说集团里面的机构高官人员还是那种传统型的老的日本,老的过去的那种组织架构,他们习惯那种组织架构,所以对他的想法和考虑不能够理解。

但是你也知道当时他手下的集团呢,底下有一百多家公司就是百货店有一百多家公司,武夷良品是其中的一家公司,这个低先生就想照顾也照顾不过来,他的精力要分到一百多家去,他只能把武夷良品委托一个人去管理,委托这个人一定要很重要,一定要理解他的理念,一定要是这样的人。

于是呢就采取了一个方法,就找谁来管呢,就委托给依靠广泛,以及赞同他理念的所有设计师,或者我们可以理解为经营董事这样一个权利,有这些人在,他可以帮助低先生一起来维护武夷良品的这种精神的理念或者追求本质的这样一种理念。

但是我们说你一搞经营马上谈毛利谈你的经营,你的利润是多少,一单纯追求这个目标武夷良品很快就会倒掉。

那么所以呢我们讲武夷良品,是对一个我们追求目标一直没有找到答案的这样一个公司,居然历经30年的成长,我们到现在还经常问自己武夷良品到底是什么,我们说的良品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我们一直在追求。

所以呢我们会经常作为我们这种管理层,或者很多高官也好经常跟我们经营顾问,在友好的气氛当中聊,到底应该把我们的武夷良品,良品做到什么程度。

那么我们在开,我开发新产品的过程当中也好或者是开一个新店,对新店从设计的时候,或者我要开与一个新的沟通渠道的过程当中也好,我们都会不断的和经营顾问进行闲聊,每个人各有分担,有的人搞室内设计,有的人搞时装的设计,他们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当中,去发挥自己的作用。

那么可以说我们之间的这个关系非常的微妙非常的难讲,那么尽管还有一个,就是出现一个问题,那么如果每个人平面设计师,或者我们叫经营顾问也好,他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这样做他就必须负责这个工作,他心里有一个思想准备,他坚定他要做这件事情他要提出来,在这个地方你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所以我们讲我们这个组织架构,要把它做好是比较难的可是我们已经搞了30年30年的证明我们还是做的不错,我们和所有的经营模式共享一个目标,我们共同有一个问的这样一个目标,应该是这种方法还是挺好,但是这种架构不仅在日本非常少见在世界上也是非常少见。

毛继鸿:我想问一下金井政明先生,现在在日本,经济比较低迷的时候,可能作为就是武夷良品来讲的话他们怎么去看待这个未来的东西的?

金井政明:他说是这样,日本所有的国民对企业家,特别对国家的未来不安,心怀不安,所以要把日本的经济,确实比较困难,而且也不会出现中国这么一个急剧的快速增长的现象。

但是我们心里呢会有一个时间表,我认为从2010年到2012年这三年的时间是我们允许的,经济保持这种状态的,这是我们心里默许的时间,我觉得之后会发生变化,什么变化在消费方面,人们不再追求豪华奢侈的消费,人们会关注我购买一个商品,这个商品会对环保对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在那个时候社会将迎来一个转换期。

那我们在世界各国都在做买卖我也看过欧洲的消费模式,那我觉得其实就呈现这样一个趋势,其实欧美人他是很区内心是很崇敬奢侈品的,但是他们根本不买东西,他这种消费结构会发生变化,但是我们不能否定中国对,我觉得从长远的目标来看,一定会走上刚才所说的人们会关注环保关注对消费,对现代企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而且将来的世界上,人们可能会去追求创新,如果一直是我们的这种消费模式,一直就保持着传统的二十世纪的那种情况的话情形的话,我想人类终究有一天会消亡掉的,所以整个世界我想应该是一定会像我说的那样去发展,世界也会认同这样的理念其他的国家也会认同。

黄志峰:因为近两年看到武夷良品在中国的开店连锁,同样我也看到武夷良品在上海、北京,在整个渠道的位置和面积上,我认为还会有,还应该有更好的选择,这是我的一个疑问。位置,在商场的位置,应该它的面积和位置的选择还会更好,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在商品的这种种类和丰富上理解,要比我在东京看到的,甚至比香港的少很多,问一下这个,请问一下。

金井政明:是这样的,我们在看电视电影的时候呢,不光是一个绿纸看一个面镜,同时我们还要看很多背后的东西,比如说我看到物流我要跟我的渠道之间的,生产工厂之间的这种容易度,所以呢很多潜在水底下的因素都是我要考虑的,我们开店的时候不是一边走一边开店,我们研究一个系统,所以这个系统呢目前是属于在拿下的过程当中,去年我们公司展开一次讨论,我们最后套的结果希望在两三年之内希望在中国建设一个世界最大,世界最全的一个公司。

那像类似于这样的讨论我们是一定要跟我们的经营董事一起经过商量,八点开会大家一起去谈,我们最后达成的目标一致的目标我们这样一个世界一流的,我们旗舰店一样的店不是建在日本而是建在中国,我们在全新的建设当中,我们建一个稍微老一点,既然老但是还是不错的很好的建设当中,我现在所有的成员们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做出努力。

那个时候呢,我们这个店开的店,要装修,有可能我会请中国的设计师来做,我们现在呢并没有想一定所有乐观东西都要日本人设计师去做,我们想请一些中国的设计师加盟,我们现在也很憧憬的中国设计师做出来什么样子,在今年5月份我们会有一个武夷良品的展示,这个展示就是给有才华的人士有一个交流的平台。

王一扬:说到这点我作为一个,日本位客人啊,我有一个建议,沃尔屋脊,世界的,我想今年使臣也说了,武夷良品做的是最普通的东西,我个人觉得就是说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国家是有差别的,比如说能不能够举例子在中国的武夷良品,关于这样的一个活动,让中国的人或者中国设计师去寻找,他们认为最普通的东西,就是不要去设计,不要设计,仅仅是寻找,因为每个地区,每个地方的中国人他们认为东西都是不一样,甚至认为跟日本的差别非常大,既然说到这个店上,非常大的,在一个老建筑里就是卖武夷良品,卖中国人选择最普通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能够解释的武夷良品的概念,日本人觉得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很普通,日本人觉得我有一个装饰反而是很普通的,可以是丰富的,但这也是,我觉得这个,能够有这样的活动非常有意思,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去寻找,或者去关注我们认为所关注的这个东西,我想这也是武夷品带给我们的价值,另外一个建议,说到这个屋脊的发展像水一样的渗透出去的不经意当中,让人觉得武夷良品已经在我们身边了,对中国尤其是年轻的消费者来说,最好的消费就是?我知道一个网站,一个朋友在做这样一个构造,在中国年轻人当中非常有影响力的文化的网站,在这个网站上有很多自发的东西,他们因为喜欢这个,所以他们有很多这样的一个讨论小组,如果说屋脊能够很好的利用这个,推广它在年轻人中的影响,我觉得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这是我的两个建议,我也带了电脑,会议结束以后我们可以简单的探讨探讨。

王一扬:这个网站也是我们自发的品牌,数量非常少。

吉平生:我请教一下社长社会,我想请教一下你们商品当中在中国和西方这个差别?供货有没有差别?

金井政明:是这样,现在呢用我们自己现有的这个能力的话,先做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力争在各国各个地区所开的店无论是经营管理方式还是供货的商品要跟日本保持一致及这是我目前第一步要做的,虽然各个国家法律不同,工商手续不同包括税务手续都不一样,但是呢这是我们遇到的一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的影响导致我们在有一些供货上还不能达到一致,但是我们的第一步,还是最大的目标还是力求将来能够保持这个金融管理模式和这个供货的商品品种达到一致,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克服掉以后,第二步我们要做的就是和当地的设计师进行合作,设计出在那个地方独有的这样一些商品,那么随着地区商品的出现有可能我们在每个地区不同的店会出现一些小小的变化,这是我们第一要做的,第二步还没有做到。

毛继鸿:像这个产品,有多少,就是有没有一个淘汰的比例,或者是研发的一个周期,就是一个产品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就是认为可以上师,可以变成这个产品,就从设计变成产品这个东西大概多长?

金井政明:是这样,我们不叫淘汰我们叫更换,更换一般是在三成,是30%,这个30%,我们会先挑选出来大概有30%是需要进行更换,这个更换当中我们还会有慢慢慢慢把这个产量缩小,这样一个模式,第二个我们开发周期,我们是这样,一年的开发种类是两次分为春夏和秋冬,这样的一个两季的开发。所以那个周期应该是半年左右。但是现在是比如说是这样的汤匙,我们一开始出设计的时候,跟设计师相应接轨的时候,要用到十到五十年,我们是这样想的。那也说我们是要有这种设计能力,能够设计出一个产品,能够长久使用的这样一个能力的设计。

吴声:品牌未来设计的方向,我们在去年看到美国提出有一个No Logo,我们看到武夷良品差不多做了30年,从未来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越来越多的品牌指向我们个人的,包括卫星,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设计的功能,它开发的价值越来越平实,越来越返璞归真,或者说设计本身的价值会不会是跟我们以前所理解的,赋予品牌更多的个性,还是给我们更多的趋势,带来更多的这样一种安宁感,踏实感,就像刚才提到的焦虑一种不安一种环保的趋势,所谓的趋势并不是在于我们一定必须得做,而是在于在这个过程中,他设计的价值,他可能会摒弃很多反复的东西,在社会的角度来讲因为不安,设计反而要增加更多的东西来补充我们的心理,我想跟这个主题有关系的,就是未来的品牌到底是泛品牌化,设计未来的品牌,它更多的增加的内容是指向我们内心的,还是指向社会性的一些东西,请原先生说一下。

原研哉:是这样,我觉得谈到品牌,人们必然会把品牌和经济结合起来,那么过去的,曾经人们呢去追求我希望你拿它一个贵的价钱花大的钱买一个东西,那么用高价买来的东西就成为一个品牌,那么品牌这个东西实际上是诞生于欧美西方,亚洲的人们拼着命把这个品牌学到自己手里来,我要提醒大家思考一下,赚钱的这件事情应该是公司去做而非个人,中国的开放,经济发展非常迅速,这种背景下,中国出现很多富裕阶层很多的富人,这些富人数量毕竟还是个少数,更多的还是一些大多数的这种普通的老百姓,可是我们现在的社会都把目光转向了关注富人,关注他们的生活,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中国目前遇到的问题,不是如何让富人去幸福,而是如何让普通的老百姓去感受幸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设计师应该给予合作,那么西洋一开始推出一种品牌,在一开始有一个民主主义运动,但是运动之后呢,欧洲出现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并没有给所有人带来幸福,只是我们工作的一种程序更加的紧张化起来,在这一块我们这个设计,我认为不应该就是说光去考虑富人的那一面,而不考虑价钱品牌这一面,而是想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生存的过程中跟周围的环境相结合,应该有更合理的思考,我们应该摒弃二十世纪中期对品牌的追求,要想到它只不过是再一个特殊的时代本背景下产生的东西,将来的生活更注重人们生活的质量,普通的人们在常年的生活当中中积累下来的经验,要把这些东西反映出来,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应该对这个问题进行充分的思考,我们在思考的过程中就会产生一个新的了念。

crete 本文来源:网易营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