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公众讨论与交流:品牌驱动·组织变革

2010-03-30 18:00:20 来源: 网易营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处于不同的发展周期、不同的经济背景下,领导者应具有什么样的精神?如何保持组织的灵活性?让我们从精神、智慧、方法、工具等多角度,从行业、企业、专业等多维度,共同探讨和分享如何在新形势下构建企业的总体组织能力和可持续化人才战略。

主持人:谢谢郭教授,郭教授其实就是刚才他的演讲接着我们的乐女士,我们要有新的品牌战略,新的品牌战略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适应环境,而在适应环境过程当中,很重要一点就是组织变革,所以我想我们这次论坛的组织者把我们这一节的主题确实我感觉到做得很好,是品牌驱动不断地我们要走品牌道路,而且要新的品牌战略,同时我们要坚持组织变革问题。从刚才两位老师在介绍当中,我也有一些想法,现在我们经常讲的就是说当代经济发生变化,我们都讲的是品牌战略,一百年前国外讲品牌,三十年前我们也开始讲品牌,而且在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的服装品牌应该是很多很多了,当然有牌并不等于品牌,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的品牌的适应,刚才两位老师介绍当中,我充分体会现在是一个多元的时代,真的是多元时代,当时乐老师讲的中国品牌,我今天这个品牌是不是一直按照这个标准去推广,那么多的市场,昨天麦肯锡这位女士就讲到了她是按照区域划分把中国划成22个市场,如果按照昨天我们另外一个社会学家管理我们消费层次的划分再呈现一个系数,如果再按照年龄划分又是一个系数,如果再按职业划分又是一个系数。所以我想我们是品牌战略,一定意义上讲有中国社科院的一个经济学家,蒋其平教授他就提到了我们进入了品种经济时代,品牌是一般,品种是特殊,我们必须不断适应。昨天英国那位女士他讲到LV的战略,我感觉听不下去了,老牌就不一定是水平高,LV是扩大它的市场也要用LV的概念再去面向青少年,可能吗?如果把LV改成青少年的品牌,那就不叫LV,我建议他还不如做一个副牌的二线三线的,为什么一直要坚持LV,LV不可能从20岁到60岁,所以正因为这种固化的思想,造成了有人抢购LV,有人不买LV,贵族在拎LV,菜场老大妈也拎着A货LV,所以坚持品牌我们要品种经济,我觉得这两种经济是多元的,我们的企业家也不断地在努力,他们在品牌,品种市场上在努力,在跨越合作,在多元化地发展,其实有些多元化不是一件坏事情,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我们很多企业家做房地产,有的是割裂的,房地产和它一点关系没有。刚才介绍一个品牌在做服装品牌的时候建设了他自己的店铺,他的店铺就是他的地标,就是房地产。你看人家就很好地有机结合在一起。

所以我为了今天的主持,我一到了北京我就备课,我看了我们几个企业家他们怎么认识品牌驱动下面要变革组织,认识团队的作用。比如讲我们陈永斌总裁他就讲了我们要做品牌的思想者,组织者,何为思想战略?何为组织企业的架构?再比如我刚才讲到苗总现在我要做一回我自己,但是还有一句话说组织结构上一定会有大的变化,你做的事是不一样的,你的组织团队一定是不一样的。新的品牌战略必须有。再比如我们思凡,我们讲组织不仅是内部组织,还有我们和我们的消费者,消费者市场资源,消费者也是我们组织,所以有的时候我经常做一些自助工作,等于我在为企业打工,我自己刷卡为它服务。所以周严女士就讲到了让设计与消费者共鸣,这就是一个主业,也是一个组织概念,刚才郭教授讲了我们企业家做品牌还要重视社会,我们夏华总裁也讲到了凝聚品牌核心原动力是什么?团队的内动力,夏国新总裁讲了率领团队,享受成功过程。其实享受过程也是变革的过程。我想两位教授的演讲,我们企业家的这些经典的语言,都证明了品牌驱动,组织变革的重要性。下面我们就进入互动的阶段,让我们企业家和教授包括我们在座的全体一起来继续探讨这个问题。我想请我们舒朗的吴总您是我们郭老师的学生,也是人大。您来谈谈自己的想法。

吴总:先跟大家看,从80年代郭老师教学我就进入人民大学了,进入人民大学以后就当官了,当官当了十几年感觉苗总也找回自我,我也是做服装的,因为它没什么可做的,只好看大家做服装我也做服装,但是做服装发现错了,什么错误?我发现不对,我就不跟他们走,不跟他们做外贸,我就想自己创自己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什么叫自己的东西,因此多少年创新什么改革,在山东这个地方没有时装,没有产业链,什么都没有,我在思考没有产业链,难道就山东没有产业链难道就不能做服装了吗?产业链是什么?难道没有山东的供给我就不能做女装了吗?在这个问题上,通过探讨十年,十年下来以后发现一个问题又走回来,走回什么呢?我们想干什么,我们的梦想是什么?我们的梦想就是成功,什么是成功,那天前天晚上颁奖晚会一个品牌是功德圆满奖,功德圆满不好,因此我想了一个,我想达到什么?从最初的时候达到一个有钱穿衣服的一个人,一个不用天天刮脸,想把肢体语言更丰富一点,而不想过于必恭必敬的,想改变一下,目标理想不断地修正,在修正的过程中就面临一个问题,怎么去实现它?怎么去实现我的理想。最后走了十年一回头发现每个人都要追梦,但是很多人追错了,为什么追错了?我感觉一个什么问题?实际上国外的品牌,改革开放也好,国外品牌进军中国市场也好,没什么好怕的,也不要为国外品牌害怕,也不要怕新思想,新经济,新思潮,都不可怕,所有的可怕的问题都是历史的指点,每一个历史发展的变化就是文化,没有时代的指点哪有历史文化的长河,任何人想居于品牌的前端,任何人成为历史的不朽者,这是梦想,因为时代在变化,历史是永恒的,因此每个人在创造品牌的过程中,无非是把创始人懵懂的、愚昧的,未开发的那种理想,逐步去指引他,就是我们老师说的用他的组织架构的变化,你们说的是爆发式的战略变化,只要是它适应这个时代的变化,满足了自己的理想,走过的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品牌,一个时代,一个美的传导,因为这个前提是建立在美学的基本概念,美学的差异化和排他性和共享性的关系。上海的品牌一定超过山东的品牌,法国的品牌一定超过意大利的品牌,可以,我们消费者可以选择自由,就是在不同选择上产生了不同文化的定位不同品牌的定位,才有丰富多彩人类的生活和我们思想生活的概念。

假如一起去搞绚文化,我想这个人类真的是残缺了吗?另外一个经典,什么叫经典?就是时代性的片断经过历史的指点变成了经典在这个时代上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有的人追求的时代的变动,追求了世界的光彩。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反映了人类的可爱,人类的社会的大家庭的问题。就好象在山东创业的时候可能在座的很多人叫不上我的名字来,很多城市的人把我遗忘了,我就不相信这么几个观点,我不相信山东人创造不出来时尚品牌来,而我也不相信山东永远会成为时尚的不毛之地,它面临着大海,为什么山东就没有时尚的概念,不可能,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前中国人买衣服还上青岛,怎么过了三十年不到在历史感性的三十年当中就把山东人给忘了,我就那样苦苦地挣扎,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什么结论呢?我说非得用面料做产业链,那山东肯定做不过杭州,我非得在北京做商场,我肯定干不过苗总,我认为在香港,我肯定做不过夏总,但是舒朗放在四海,把整个思想放在全球来看,让全球的人来做我的产业链,让环球的市场做舒朗的市场,舒朗被今天所有的人认可,到处听到我的声音了。在今年的服装博览会上,我带着三个品牌来展示,我是一种荣耀也好,是一种成功之后的自豪也好,总而言之山东人像战国时期能产生孔子孟子一样,就像80年代一样能够产生海尔一样,一定能产生舒朗面对全球天人合一的思想,那种大开放的,让人类充满美好,向上阳光的那种人生观和价值观。谢谢大家,

crete 本文来源:网易营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