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公众讨论与交流:品牌趋向·数字化生活

2010-03-30 18:06:39 来源: 网易营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互联网的产生和高速发展,使个人从信息的使用者逐步向信息的制造者发展,也激发了每一个人、每个品牌的话语意识,而所谓的WEB2.0也使得消费者通过大规模定制化不断深入到生产过程当中。

数字生存空间和行为的渗透势不可挡,引发的渠道变革、消费方式转变,让我们不得不思考我们这个时代,中国服装品牌面临的支撑消费群体给我们提出的品牌必须的方向和呈现的品牌形态,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可能反向推动着商业模式的发展。

卞向阳:让我们到了比如说,非常感谢我们今天的三位给我们做主题演讲的嘉宾,接下来我们是一个讨论的时间,我们也非常高兴,今天有三位优秀的服装品牌的企业家代表来到了我们的会场,因为是北京爱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荣明先生。还有一位是我们肃然品牌的掌门人也是我的同事王一杨先生。接下来是我们自由交流的时间,我们网络时代讲究人人平等,所以我们演讲台就自由提问,可以向我们的演讲人,我们的企业家设计师的代表自由提问。我自己研讨会的主席,我小小的利用一下我的职权,我先提个问题。爱慕的品牌一直是我非常推崇的。因为我觉得在中国现在所有的品牌,如果说我们有哪一个可以跟国外大牌比比,比方说爱慕最起码它可以跟维多利亚的秘密去有一拼。其他的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所以我就想问问张总,张总他还举手了,他是一个一周不上网也不觉得难受的人。刚才听了三位嘉宾的演讲,张总对互联网时代的网络销售,或者怎么样网络销售怎么实体店铺联在一块,有没有想法透露一下。

张荣明:过奖,爱慕没有像您所说的那么好。真正了解市场内衣品牌的人会同意我这个说法。中国的女人,中国的更精致,更有品位。所以中国自女性消费,里面着装,其实更讲究,这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表现。我们公司,刚才主持人过奖,我们在互联网的营销方面,应该说一直比较重视,很多情况跟张总讲的类似,容幸我们邀请张总到爱慕给我们拍过小照。那行动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说我们非常重视网络观网的宣传广告。这个我多年前就下了,很多人如果像我们观网的话会有印象。我当时的考虑,跟互联网去做这个品牌,并没有销售商品。从08年奥运会2月8号,我们在互联网上正式开了一个点,实际上做了也是摸出来做,投入也不是很大。有那么几个人很努力的做。做着做着我发现,也有收益。挺高兴。但是从去年做了一年以后,我们觉得应该加大力度,又经营了第二个店。和淘宝接触也是您说的被网络化的一个选择。为什么呢?因为爱慕品牌消费的非常多。在淘宝网正式开官方旗舰店之前,有各种各样的小店,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反正都是山寨版的,但是产品肯定是真的,但也不排除有山寨的。所以我们要局限一个形式,我专门成立新的团队,积极的和淘宝接触,我们正是在今天的二月份,正式在淘宝商城,这些这个时间正好是淘宝网一个新的战略,正好是很复杂的。要开出更多的品牌。

三个月开了以后,不到一个月,销售额可能有联动吧。包括中央电视台也都做广告。这一个月下来,我们宣布已经达到数百万的利益,大家一定要高度重视。关键是想各位企业家试试,勇敢的走出去。第一像我们自己的,无论是官方网站的点,我们卖的这个商品,只要是线下的商品一样,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铁的记录。现在经常做点小动作,要及时沟通一下。但道理应该怎么去作大比如说我们会开发新的产品。爱慕会有专门的产品线在网上销售,考虑到高性价比,我们已经开始起动了。线下有奥尔来店,我们把这批货更多其中在网上销售。别的也还没有。现在还是外包做一部分,自己做一部分。我们现在还是按传统的管理模式来管理这个团队,看来这个要新。谢谢,今天学到了很多。

卞向阳:我觉得虽然说不是一个销量特别大,但是素然是大家觉得品位特别好,有特别多的,有点艺术气质,过我想听听杨总,改变在网络上怎么建立自己的风格,你有什么看法?

杨斌:(肃然)算是一个小型的品牌,自主设计的品牌的公司。我们也确实对,比较有兴趣。今天是抱着一个学习来的了解。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只想倾角一下张先生一个问题,因为对我们这样一个,因为我知道淘宝上很多卖我们品牌的东西,我们确实有一个疑问,因为我们定位相对那样一个事情是比较小中和的。第二个我们价位比较高。所以我们确实不是太了解我们这样的一种企业进到网络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模式,您有什么观点。

肖明超:对于一些常委的,它的客户群非常名,本身也不是纯粹的销量,我觉得最核心的是说互联网本身不光是一个销售。特别对这一类型的品牌,我觉得要考虑的问题,互联网是一个(英文),三千万人一天在这个网站上,它本身的流量是媒体,所以同时它又是肯定了它是个社区。所以本身怎么样利用三者的统一,我觉得是这些品牌可以考虑的。我想常委的商品对互联网的特定来讲是它没有限制。对共同人群的特征,它很容易利用互联网覆盖起来。所以怎么样利用互联网通过人群之间的互动,能够形成这样一个粉丝群,我觉得可能比它在网上卖多少东西我觉得作用要来的大,这是我的感觉。而且通过这样一个熟人的互动,因为彼此可能上来都是生人。因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一个生人。对于整个产品的效益和宣传和推广,会起到一个完全应广的作用。顺便也说一下,对淘宝商城来讲,我们也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来帮助这些企业的发展。因为这些企业跟大众的流行品牌是不一样的。甚至一些奢侈品牌,对这些企业在网上怎么样来定位,我们最近会开一个专门的区域在淘宝商城里面。在这个区域里面它的销售业绩是第二位。我不是最关注它的销售,我关注,第一,给商家一个独特自由发挥的空间展示,它能够宣扬它的品牌。但仅有这个还不够,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会员之间的互动,在这个基础上顺便带一些销售,我觉得这都是可以的。在高端的品牌提供这么一种互动,这是我们三方面共同来探索的。

杨斌:我觉得这个想法应该是我的需求。我另外还有一个,实际上是我个人的一个体验。因为像我们这样的品牌,一个就是说,当然我们本身是比较原创的设计。还有一个,包括我们自己的作品,包括我们的个人,有一个非常非常看重的体验,那我个人的一个感觉,我不知道这样一个比喻是不是恰当,可能有这样的猜想。我觉得淘宝现在更像一个航空母舰,一个非常大的题量。有一点像以前内国内都有非常大的版图。随着这个时间的发展,后期会出现一些外资的百货,会有一些中小型的。像汪先生负责市场这块,我们在选择商场,我们希望它的定位跟我们比较吻合。我觉得这网站来说,就是我这个客人,上到网站的第一个页边,比如我淘宝的主页非常大。所以这里面有很大的差异化,所以我不知道淘宝有没有考虑过未来这种产品。

张勇:我们现在淘宝只要国家允许卖的上面都有。在这样一个状况。所以这个其实本身他已经超越了一个市场,这么一种范畴。所以现在面临的一个,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希望把这个事情分层。就是说分层对于消费者,也是非常有帮助。淘宝商城是一种最宽泛的商城,但这样还不够,定位是不一样的。这是我们现在带在做的事情。所以我们希望最终把淘宝打造成一个商圈,这里面是可以有不同的业态存在,可以有不同的定位业态存在。所以这个情况,最终可以让消费者有更高效率的体验。因为现在对淘宝来讲,对我们来讲,我们现在碰到很多的反馈告诉我们说,在淘宝有些东西比较麻烦,有的时候太多的选择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给它几百个选择他基本上没方向。所以这个时候,我的理念是说没错,消费者不希望有过多的选择我们适量给它一些初始验证的选择还是可以的。所以这个是我们的一个出发点。

张勇:回到您的问题来讲,整个最终还是一个,我们希望把买家和卖家分成合作,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卞向阳:两位的对话,我想肯定也是在座的各位,很多的启发。我想问问林峻,我们中国人做事情总是先往好的地方想,但是有的时候要把生日做成功还得往差的地方去想。问问林先生,有没有想过,如果说我们做网络销售,那肯定是有风险。那么像比方说线上卖的衣服比线下要便宜。或者说网上仿冒品太多,仿冒品质量不过关还会影响品牌的生意等等。如果说碰到这样的一些事情。对于准备出网的企业来讲有没有看法?

林峻:谢谢刚才两位专业人士,主持人邀请我讲几句,实际上我也必须要讲几句。因为这里在座的都是企业家。企业家就是做任何决策,首先你要想到,风险。所谓的风险你口袋里有多少钱,这钱扔给张总,扔给杨总是不是有回报这是我最有发言权的。我们现在要投到杨总的怀抱,投到张总的怀抱等等,我们一定是有雾里看花的过程。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能一个纯粹的资本家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来看忽悠我们的人。刚才张总用了一个勇气姓张的人,中国历史上大家知道张飞,都知道很有勇气,企业家要冷静,这钱啊。我把这个勇气,要诠释一下。怎么去诠释。我现在作为一个企业家,我游戏是通过今年的民工荒,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面对80后,90后感悟了一下。我现在做决策,包括问我的下属。我北京公司,上海公司,我的总公司在美国,我在美国雇的犹太人,黑人直接去接单。我现在的决策首先就是,你要去判断,这个目前的市场,目前的中国,目前的世界,目前的80后,90后,包括触网。你首先要去判断,你可不可以拒绝。我们过去一直在埋怨80后、90后,埋怨的多,但是你没用,你拒绝不了。像我这样年份的工人你永远请不到。那你就要去研究他,要去投入,用我的话讲,只要你不可以拒绝的条件,你必须要去研究它尽可能早的,跟它用拥抱在一起,这是唯一的出路,这作为一个企业家你必须明智。当然你出于怎么一个角度去研究它各个企业的沉淀,它自身的组织结构都不一样。但是总而言之,你不去拥抱这个互联网,应该说这个是没有出路的。我怎么想,大家可能这里在座的,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历史,我现在对互联网,对中国服装企业的方向,我还有自己的看法。

大家都知道,工业革命起源于英国,英国工业革命造成蒸汽机它的存在是传统的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它就是起源于服装。现在中国要崛起于世界。我05年的时候那比郎咸平还早,中国这个社会的确有它特色,不是为了戴一帽子。中国社会主义真是很多国外研究,因为我经常在国外,他们真的有时候是看不懂,我们用数字化生活,尽管这个是美国的。而且美国在21世纪仍然是数字21世纪的国家。中国的网民等于美国总人口。那不就是中国吗?但是中国还有至少两亿人,按联合国的标准还在贫困线上。我们这些制造业的人是在盯准中产阶级的人。中产阶级要盯住。我们现在中国的服装业我认为是什么呢?蒸汽机时代,英国的服装兴起的时代过了,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要抓住互联网如何服务于制造业。这次经济危机还产生了一个,最后不管是奥巴马,还是我们的温家宝,你只要就事,任何一次金融危机,最后一定在实体经济。刚才我觉得,张总有一点表述的非常精准,就是它是前台展示,我们是后台支持。实际上我们是实体经济,我为什么说你不可以拒绝,但是你怎么去研究它每个企业都不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的准备,准备好了没有。你准备了什么你能不能跟互联网拥抱。这里面涉及到我们服装这个传统行业,它内部的组织结构,因为我做服装出身我太了解了。很多企业还在做什么。作坊和思维,用现代化的工业制造,我问过很多老板,什么叫制造业,什么叫流水线,他们都答菲所谓。流水线首先在伏特公司使用的,流水线就是为了提高效果。所谓字就是你有制度,有规制。我们的流水线我现在老在讲,什么叫流水线。流水线就是当你布景好的话。你这个工人的手势也是正确的话,理论上来讲,这个产品下线以后不用检验。

我们现在的企业都在观望,关键你首先我已经讲了这是不可以拒绝的。你现在就要准备,因为最终这个产品,不是靠担保,担保这个质量好多。但是真正能够形成销售的,你能不能长期在这个网上走。就取决于我们的人才,包括我们对于决策,包括我们制造业是否匹配,快速时尚的要求。在我走过那么多企业,大家知道,中国的服装业是全世界可以,绝对是最强的。可以这么说。那么很多企业一开始还没有准备好。因为你一旦上互联网,如果你没准备好的话,一旦被淹没,它跟其他城市你在地下跑的时候,我到西安去蒙了蒙坏了,可能在上海根本就不知道。大家千万要注意,你上互联网一定要准备的非常充分,从产品组织包括你的供应链,你一旦失手,有可能是灭顶之灾。这个大家一定要小心。这是我作为一个企业的代表我的看法。我自己一直在酝酿,所以这次来我就是想从产业链上的整合杨总和张总都要做做。

一个国家真正的实力在于你产业链整合的质量或者是力度。最后,不是外国人把我们打败,中国人自己有自己的,人家拍卖马上走人。咱们中国人一般是拍卖往下走。我九块五,张总说了九块,中国就是这样,这是很现实的事情。所以整合是我也很想通过这次会议,看看我们的这些像杨总,张总能够能不能对中国服装真正做一次贡献,像英国人搞工业革命,搞蒸汽机一样。因为这次给中国崛起最后的机会。所以我也不知道今天协会的领导有没有在。学会领导在,大家可以给我改造。实际上中国纺织工作协会,主要在于服装产业链。这可以说是硬件。昨天如意的总裁讲了,他的纺纱多好多好,大家要知道,是,我们中国很多东西,的确是一流的,尤其是通过心灵手巧的人生产的产品,不是靠技能。所以我们就自己造。反过来,国外的市场为什么不认可你,我很反对郎咸平所谓6+1,说中国人很傻,说钱都给老外了,不是这意思。中国不是产品不好,是国家还不够强盛。如果汉武帝今天活着,所有的东西都是中国好的。这个东西不是我们设计不能出来,包括我们政府一致尔德在讲自主品牌自主品牌,你什么品牌名字叫不出来,不就是国家工商局讲的,你纠出一个人家认你吗。你说在北京回来了,希望美国的你说是北京当地产的他可能就没兴趣。创造不了。所以我还是回过头来讲,对于企业家来讲要有勇气,更要记住小平同志的话,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我们要开始准备了,你不结合互联网,你中国不要说是国家的民主,政治,制度,包括它的经济都不可以拒绝。那么我们的这个服装协会应该干什么呢?要我的意思,它现在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最好是把它名称改成中国服装文化协会。实际上文化是一种协会。像前几年都在讲信仰产业,我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产业是没有信仰的,一个是袁隆平的产业没有信仰,每次不管你是张总杨总。还有一个,服装业永远没有夕阳,不管你总统,你不还得穿服装你不能光着身子去,服装也没有夕阳。问题是条件,环境,市场,营销的工具,手段,都在变。我们服装怎么做。怎么销,这是一个应该研究的。

这个东西研究,实际上它就是在研究文化,或者说它是研究一种价值。中国人爱好追求价值,实际上我们现在开始要逐渐的走向研究价值。比如说,我不是想跟张总合作拍马屁。他刚才给大家讲的,很多的实际上他讲的就是价值,或者说是淘宝网的价值。我们现在不要再研究价格,中国人对价格的研究是精而又精,吃了不少苦,现在我们要研究价值,这是决策所以我才会提出来,这个条件你可以拒绝吗,你根本不可以拒绝。我希望,通过这次的会议,我们企业家通过服装协会,有所作为。前台是纺织工业协会的,它要增强我们在国际地位上的地位,不是你我做得到的,这个词跟国家有关系。但是作为副,它是一种文化,我们企业家要作为的就是在这个领域上,谢谢大家。

非常感谢几位来的掌门人跟企业家,我们的观点。最后我们留个五分钟时间,看看我们在座的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时间过的很快,现在已经12点了,我们会议也就即将结束了,通过这样的研讨,其实大家可能心里更清楚,在互联网时代,由于人的价值观念的变化,由于人的生活形态的变化,也就必然会助使我们的服装企业,一方面去满足在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的消费,另外一方面是要自己和自造在互联网时代新的欲望。这样我们服装的品牌,才可能有一个更多的发展,那么我们今天上午的论坛就到此结束。

crete 本文来源:网易营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