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蔡明亮:电影艺术中的穿与脱

2010-04-01 16:29:46 来源: 网易营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其实是蛮惶恐的,我说隔行不如隔山,电影跟服装好象很密切,又好象很疏远,电影不一定跟着潮流的服装走,电影也跟服装一样追求品质。我先站在我自己作为一个消费者来讲品牌、名牌。我其实读不出很多名牌的名字,可是我会买名牌,因为我直接的观感就喜欢有品质。比如我喜欢日本的山本要斯,我觉得以前去日本不认识它们的时候,没遇到这个品牌的时候到处乱买我花很多钱买各种衣服,觉得时尚,流行,当然有舒服的考虑在里面。可是当我有一天川久保灵的衣服的时候,我觉得跟我很贴近,穿起来舒服质感很好,剪裁跟欧洲不太一样,是日本的身形,我大概也是短小型,所以觉得特别地适合自己穿,穿起来觉得好看,所以我到日本就觉得比较不花时间乱买乱逛,而且这个设计师的衣服有点贵,一套可能要接近一千美金上下,普通的一个休闲西装。怎么讲,它也不太打折,可是你喜欢它的衣服,你就把全部的钱去买这个衣服上面,我想说它就是我的衣服,可能我会遇到另外的衣服,因为我的年龄,目前我很喜欢这个品牌,我就会把我的钱节省一点,不乱花我也节省我的时间,不乱找,我就买了它的衣服。我想讲这样的一个概念。其实这个中间有一个我对它的信赖感。

它好象理解我这种人要穿什么衣服,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今天我的题目定了一个很奇怪的题目叫穿和脱,我想观众对电影这个事情比较消费的概念,娱乐的概念,特别是亚洲的观众,特别是华人看电影喜欢娱乐,喜欢看明星,喜欢看脱衣服,喜欢看穿漂亮的衣服,喜欢看俊男美女,电影好象跟生活有一点点距离,我们做梦,电影就是一个梦工场,可是我的电影,今天听到一个介绍所谓的国际导演来自台湾的,可能问题是十之八九没有看过我的电影,这中间有一个矛盾,我这个品牌你可能听过,可是你没用过,没用过就挺遗憾的,有些东西我不能主导,电影有很多很多包括尺度的检查,国内的民情,还有它的商业性在哪里。我今天站在这边我觉得很奇怪,也许我本来不知道想做什么,我今天来这边只是做一个展示,有这样一个导演你们没看过他的电影,但他被请过来,当然是通过某些关系或者也许说这样好了,大概有人知道我去年有一个作品叫《脸》,这个作品是罗浮宫的邀请,罗浮宫在2005年来跟我谈,说要典藏我的作品,他们要出资来制作一个电影作为他管内的第一部电影的典藏,他找到我,因为我可能是一个牌,一个品牌,这个品牌是它在芸芸众导演中挑出来,作为他第一个选择,大家可能没有听说电影要进博物馆事情,可是它发生了,这个电影进行到一百周年你没想到进博物馆干嘛。

我自己的想法,我当然很开心有一个这么重要的博物馆邀请你来做创作,还要典藏,如同它典藏蒙娜丽莎一样的意思,这是一个很荣耀的邀请,可是回过头来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罗浮宫要典藏电影,为什么电影要被典藏,为什么是法国人做这个事情,电影是全世界都在通用的产品,消费品,艺术品,全球在通用,都在观看,都在欣赏。但是有没有想过电影要进博物馆,进博物馆看电影的心态心情又是什么?这个导演被邀请到博物馆是你们不熟悉的导演,可能不要说你们不熟悉,很多民众也不熟悉我的电影,台湾我生活的地方,我创作的地方,台湾也只有两万人在看我的电影,可是最后这个作品被邀请到罗浮宫去作为典藏。

这个概念在讲它一个分众的概念,我自己作为电影导演,我想说很难不想到我要为谁拍电影,就像你们做服装的,很难不想到生意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可是我觉得我自己的想法是说作为一个要被有品牌这个概念的时候,当时我做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你要做电视被世界看到,尤其电影这个概念,服装也是,服装肯定是法国,他们很先进,欧洲很先进,意大利很先进,那你要怎么样中国的服装,台湾的服装要怎么样被看到,我觉得可能第一个它还是要回到一个概念就是创造,创造的意思是说不一样,跟大众不一样,大众喜欢的如果你是跟着大众走的话你的作品就是大众口味。大众口味你可能行销在你的环境里面,以一种大众的角度,但是电影通常都是大众的娱乐。

所以我在做作品的时候我想说我不是故意要做成这个电影,我只会拍这样的电影,故意不要大众不要观众,可是我做完作品并不接近大众,接近什么?接近我自己,它贴近我,是我创作的,是我想做的,是我追求的艺术表现,可是来到市场的时候发生问题,不被你的大众所接受,可是很奇怪在这个全球化的概念,你的作品又不是你生活的大众,忽然又变成一个国际性的小众组成的一个众。所以台湾的电影被看到是从80年代以后才开始,台湾电影并不被国际看到,比如说嘎纳,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这些重要我们电影人,因为在80年代的商业片瓦解之后,商业片是可以被替代的,作为一个商品是可以被替代的,当时80年代的电影,一夜之间失去了全部的华人市场,因为太烂了,拍到烂了,拍到没有人想看了,重复又重复,可是找不到新的出口,是什么呢?电影对大家来说是没有创作的概念,可是到了80年代,因为商业电影崩溃之后,失去市场之后,台湾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契机,这边跟大家讲一下是一个解言的开始,言论自由,就发生了创作,电影开始有文学,可以开始讲不同的语言,没有政治干预,可以平民化,不一定要明星,开始有个人的创作进来,个人的创作是什么?你就表现自己,表现自己的时候就个人很强烈,就变成独特,有风格,所以台湾的电影是什么?每一个导演拍自己风格的电影,在那个年代到现在我也在拍我自己风格的电影,当然我的背后是台湾。

所以台湾这个土地酝酿出来一种可以自我创作的一种导演,所以电影不一定是卖座的电影,可是全世界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的电影,电影的位置就拉的很远,可以拉到比如说苏联,欧洲,它的那个通路开始把你引进来,让你享用这个通路,日本,甚至远到蒙古,远到莫斯科,远到南美都可以看到台湾电影在那边发行这样的一个概念。所以它变成一个牌,导演变成独特的品牌。所以2000年罗浮宫来找我拍电影,是从两百位的电影名单里挑了这个电影来作为典藏,电影进到博物馆起了一个很特别的作用我觉得对,我看我们把主题拉到服装上,电影进到博物馆在现在2009年,进到罗浮宫,在2001年我的一个短片进到台北的美术馆,被典藏了,用一个很高的价钱买了,做半年的放映,如果你们有机会最近去台北的话,可以看到我的短片。被当做一个装置艺术品,放到台北的美术馆展演了半年。

作为一个导演你的电影在市场上上半年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发生的事情,做一个艺术品的概念就可以,所以民众就可以有机会在这半年里面被我的电影改变的观念。我自己在创作的观念里面讲座作品,我觉得原来走这条路走久我们就被看到,被看到说你的作品的那个能量就会散发出来,所有的作品,电影作品对于我来说,不应该只是扮演赚钱的角色,市场可能也在思考,我也在思考我的市场,我并不是不思考,可是我的市场希望是使用你的电影的人是丰富的,使用这个作品是丰富的,看一百部商业片可能看完就忘了,可能像打电动一样,看完之后有思考,开始有感受,开始有反省,开始变得敏感起来。

所以回到想到生活上的很多东西,做买卖也是这样,其实我最近也在做咖啡的生意,因为我喜欢咖啡就像我喜欢电影一样,我喝咖啡会觉得咖啡是什么呢?是喝的,平常日常生活的饮料,可是它并不是亚洲喜欢的饮料,可是我来到台湾我喝咖啡,我喝了很便宜的咖啡或者是喝到品质不太好的咖啡,没有个性的咖啡,没有品质的咖啡,就一直往品质转,所以我在做咖啡的概念是什么呢?我要做一个有品质的咖啡,所以我的生存条件就在品质这块,跟你不一样。我要提升我的品质,我要维持我的品质,然后我把我的品质告诉你,然后让你真正地学会喝咖啡,让你知道咖啡不是只有负面影响,不只是提神,它也安神,把这些东西告诉顾客,让他自己煮咖啡,就可以保持新鲜咖啡。类似这个概念,好象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要跟我的顾客,我的观众做一个互动的关系,好象也同时在教育他什么才是有品质的生活,同样的价钱,咖啡不可能贵到哪里去?可是你择取你更好的东西,有选择权。

所以我今天来到这个论坛,我其实是蛮开心,另一个我看到我们同样的民族开始跟前锋一样,可能你们的精神非常专人,比如说今天七点就要开一个早餐交流会,我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很感动这种精神。另外就是这个精神里面还蕴含着一种求知欲,还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的。电影也是这样,电影的观众是你有求知欲,大部分的电影观众只是一种有点像抽鸦片,你知道为什么?并不知道电影给他什么知识,给他怎么丰富,但是电影作为一个艺术媒介的它有给你丰富的机会,只是你可不可以这样来看待它。

所以我今天来参加,我也不知道带给你们什么,我只是跟你们说我从1992年开始拍电影,没有一部电影是卖座的,但是每一部电影都进到最难的电影竞赛,我的电影从以前到现在10部长片,两部短片只有一个男主角,这个男主角也不是特别帅,也不是特别高,完全不是荧幕上的标准,我一直在展示这个创作的概念电影是我的作品,这个概念其实作品的力量是什么?是带有一种交流的概念,让观众越来越会思考,越来越会选择有个性符合你的,不是完全被动的,是主动的,所以带着这样一个概念走到快二十年了,我还是至今在拍,我说我的电影是拍给20个人看的,这20个人是谁?我的电影的片商,他们很喜欢我的电影,电影创作的面向,不是市场的面向,市场的面向从来没有忽略过,创作的面向,这20个人还包括发行商,有一天我希望中国大陆也可以在大荧幕看到我的没有被修剪过的电影。谢谢!

董莹 本文来源:网易营销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